十载同行,时光如初

来源:泰化集团-泰化报
发布时间:2018-12-24 10:38

 

  文/木兮

 

  据说在京东内部,工作满五年的叫“大佬”,工作满十年的叫“超级大佬”。我算不上“大佬”,“超级大佬”更不算。那我算什么呢?我就是个“老师”,在泰化学校从教十年的“老”师!

  2008年的秋天,我加入泰化学校,成为高中部的一名普通教师。

  那天,我骑着自行车去上班,二十多分钟才到学校,一路上行人稀少,泰化学校孤零零地坐落在龙凤南大街一条偏僻的巷子里。学校不大,楼房不高,学生不多,但立墙上“立己达人  兴邦强国”八个大字给我留下了印象。当时的高中在后院,教室在三楼。高中部任主任带我领了教材,见了学生,随后听我讲曹操的《短歌行》,讲完“短歌”,他说“行”。我就这样与泰化结了缘。

  我教的是首届高中生,只有三个班,我带一个理科班,接班时已是高二。因为面临高考,张校长亲手抓,跟得紧,管得严,我也不敢轻慢。除了上好自己的课,我和年轻的班主任及其他科任教师配合,跟学生谈心,与学生联欢,建立了深厚的师生情谊。在年终测评中,我得到了学生认可,也受到了张校长表扬。到了高三,我和学生一同观看了《高三》纪录片,我看到了他们眼里久违的期待与热切。班里有一位同学叫高兴,很有写作天赋,适逢2009年贾平凹的长篇小说《高兴》被拍成同名电影,2010年元旦前夕,我和同学们一起看了歌舞喜剧片《高兴》。那天晚上,看着大家高兴地看着《高兴》,我的心情也非常高兴……

  送走了第一届毕业生,我由一个班带成了两个班。我在泰化待的时间多了,认识了更多的人,理解了更多的事。那次,我在监考时做题,被教务主任发现,下课后我马上找他认错并自罚。从此,我理解了泰化的“严”,并从内心接受了这种“严”。我严格要求自己,严格管理学生,因为学生在默写中丢分,我拿着塑料尺子把学生的手逐个“打”遍,直到长尺子被打成了短尺子。

  泰化的老师是苦,可是苦中也有好多甜,时间长了苦就被稀释了。一大早天还没亮就骑着摩托赶到学校,只为吃到小灶上热气腾腾的水饺或粉汤;中午不回家在集体办公室小憩,醒来后发现同事放在桌上的咖啡,心里顿生暖意;平安夜的晚上,学生们陆续送来包装精美的苹果,办公室弥漫着沁人心脾的果香,随后心情激动地写下了“穿裙子的苹果”……

  2011年,学校安排我负责校报,“文字生涯”正式开始。在各位领导和同事的支持协助下,《泰化校报》以一月两期的速率更新着面孔,我和学校一同行走在这条文化生产线上。在这种“咬文嚼字”的工作中,我打磨着文字,文字也打磨着我,从28期到166期,一期期报纸成为我的工作履历,也见证了泰化学校的往昔和今朝。

  一边办报,一边教学,有了双重的身份,有了专门的办公室,我在泰化学校的工作时间越来越长,我从兼职教师慢慢进化成专职编辑,但我并不专业。随着身份的转变,我的视野和关注度也在扩展,从关注学生到关注学校,从关注学校到关注公司,从关注公司到关注教育。同时,我开始学习编辑业务,开始研究文字图片,我对文字的敏感度也在与日俱增。后来,我开始参与公司的文字撰写工作,从快板词到朗诵词,从解说稿到演讲稿,从新闻稿到论述文……我敲着键盘,把一件件事实和一份份情感转化成一行行文字和一块块版面。在无止境的构思与书写中,黑色的头发越来越少,黑色的文字越积越多。同时,我也收获了大大小小的赞美和实实在在的荣誉。在《泰化报》的表彰会议上,我拿着张总颁发的沉甸甸的奖品倍感自豪;在公司年会上,我手捧烫金的荣誉证书和印着“泰化集团赠”的奖品,感受着领导厚重有力的握手,这个时候的我无上光荣。

  2013年,我成了泰化学校办公室的“主人”。除了与文字为伍,我还要处理各种人事关系,工作负担重了,对能力也提出更高要求。撰写材料,处理文件,组织会议,协调上下,沟通内外,各种繁杂的事务占据了我很多时间。曾一度纠结,只想简简单单做好一件事,但我知道,既然加入泰化,就得服从安排,既然干了工作,就得出以公心。更重要的是,泰化上上下下大大小小的领导对我格外尊重,前前后后老老少少的同事跟我非常融洽。十年中,我收获了许许多多我想到的和没有想到的欣喜与快慰——

  刚来一年就有了购买楼房的资格,尽管因为缺钱把名额让给了别人。和同事们学开车,三个月就拿到了公司办理的驾驶证。和员工们去康家岭植树,在一棵棵树上挂上自己的名字。和同事们接受免费体检,在一项项检查中体验医护人员天使般的呵护。每个生日都会收到暖心的祝福,香甜可口的蛋糕,生机盎然的绿植,那份美好会在心里弥漫好多天。几乎每年都外出学习考察,把自己的身影和笑容留在祖国的大好河山。月饼的纯香,牛奶的鲜香,蔬菜的新鲜,猪肉的生鲜,节日在一份份食品中满口生香。一幅幅喜气的对联和剪纸,一份份精致的礼盒和纪念品,每个年节到处都是泰化温暖的标签与舒心的回忆。家里有喜事,我们的领导和下属满面春风上门贺喜;个人有难处,我们的单位和同事慷慨解囊嘘寒问暖……

  享受着如此多的便利与福利,血液里流淌着诸多泰化的因子,它们和骨骼一起粘连生长,已看不清界线分不清彼我。当别人叫我“主任”,我想我就是一个部门的“主人”;当别人叫我“老师”,那我就老老实实地做一个老师。在泰化十年,我抛掷了大把时光,也领略了许多风光,至今还享受着泰化的阳光,所以,我只能回报以臂膀与韶光。

  十年了,我行走着,泰化学校前进着,集团公司壮大着。我从一个外来者变成了泰化人,从一个教书匠变成了管理者,从一个普通劳动者变成了教育守护人。这种转变没有清晰的界限,没有预设的思路,也没有未来的期许,只有原初的承诺和慢慢成就的交情。

  十载同行,时光如初。我想象着十年前的样子,在时间的洪流中,我的容颜在衰老,但当初的那颗心始终在跃动。不管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,我还是喜欢我十年前的样子,那个时候的我,挥洒着自己,也成全着别人。

  “每一个普通的改变都将改变普通。”二零一九年快到了,作为泰化一名普通的老教师,我情怀依旧;但新的一年总要有所改变,希望这点改变能让我自己改变,希望每个泰化人都能在不变中求变,希望我们的学校和公司也在不变中求变。

  (2018年12月6日)

吕梁泰化集团 晋ICP备14002497号 邮政编码:0330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