受助大学生代表发言

来源:泰化集团-泰化报
发布时间:2019-08-26 13:32

尊敬的各位领导:

  我是2019级大学新生付旭阳,在此代表2019级受助大学生发言。首先,感谢张叔叔对我们的无私资助。

  我家住在交口村,在我出生前,母亲便患上了眼疾,经常头痛,每天要靠甘露醇降低眼压,家里人也知道这不是长久之计,可奈何家里没有积蓄,东拼西凑借了八万块钱。那时,母亲的左眼视力已急剧下降,于是一家人带着母亲去太原、北京的大医院治疗眼疾,可到头来钱花了,母亲的左眼却失眠了,回家后,我不知道母亲是如何度过那段逐渐失明的日子的,我只依稀记得每天放学回家时母亲一个人躺在炕上不住地抹眼泪。

  在我上三年级时,母亲的右眼也已接近失明,苦于家里拮据的经济状况,母亲没有告诉任何人,只是一个人默默地等待即将到来的永久黑暗。我那时还很傻,一天吵着要妈妈送我去学校,路上要经过一座只能一个人通行的木质桥,桥上是一块块薄木板,踩上去木板会向下弯曲并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,我让母亲送我过桥,母亲拗不过我,只好两手抓住锈迹斑斑的栏杆,先迈出一只脚踩稳,再迈另一只脚,等我高高兴兴地去了学校,母亲在回来的路上因找不到上桥的路,原地摸索了半个多钟头......

  我上四年级时,母亲已经完全失明了,每次回家后见母亲独自坐在炕头一动不动,我猜不出母亲在想什么。半年里,奶奶住在我家照顾母亲,母亲慢慢从痛苦和悲伤的阴影中走了出来,开始学着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务活,因为家里没有电磁炉,母亲只能先学着生火,这期间母亲的手指有时会被烧伤,有时被刺伤,可母亲坚持学会了生火,然后学着煮饭、做面条、炒菜、洗衣服。我不知道母亲学会这些吃了多少苦,我只记得母亲那双粗糙如树皮的手上贴满了白色的胶布。

  现在我考上大学了,母亲非常高兴,可又为我昂贵的学费发愁,不过现在我们不用愁了,张叔叔的资助犹如一场及时雨极大的减轻了我们一家的经济负担,它不仅给了我物质上的帮助,更给了我精神上的支持。谢谢您,张叔叔。

  最后祝泰化集团的事业蒸蒸日上,越做越好。

  谢谢大家!

吕梁泰化集团 晋ICP备14002497号 邮政编码:033000